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学生活网站首页大学生活

探索产业扶贫的新路子

  • 大学生活
  • 2020-05-09 16:11:10
  • 来源:半月谈网

在决胜脱贫攻坚战的关键阶段,如何进一步培育壮大贫困地区扶贫产业,增强造血功能,确保脱贫人口不返贫,巩固全面小康成果,已成为广大干部群众重点思考的必答题。

几年前,由中央财政、中央企业出资设立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统称为“产业扶贫基金”),总规模超过340亿元,以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广泛投入各贫困片区,尤其是“三区三州”地区,走出了一条中央财政资金参与扶贫的新路。

探索产业扶贫的新路子

位于坝上高原的康保县,是河北省的深度贫困地区。康保县张纪镇马鞍架村的逯林夫妇将地全部流转出去后,当起饲养员,每月收入4000元,每批肉鸡出栏达标后还能获得2000元奖励,年收入达到8万元。

逯林饲养的肉鸡都送至乾信牧业公司。这家成立于2011年底的肉鸡生产加工企业,建设过程中一度遭遇周转资金困难。2016年,托管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的国投创益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投创益),经过详细调研,以参股方式投入乾信牧业7000万元,带动企业进入发展快车道。

“通过培训就业、养殖收购等方式,我们带动了全县10个乡镇的198个村近1.5万户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乾信牧业负责人夏秋霞说,企业发展离不开社会支持,回报社会就要带动更多贫困户脱贫增收。

2014年6月获批设立的“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是我国第一只具有政府背景、市场化运作、独立运营、自负盈亏、专责贫困地区产业发展的基金。两年后“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获批设立。由国务院国资委发起、96家央企参与出资的这只基金,以股权、债权、子基金等方式,投资贫困地区产业建设。

这两只特殊的产业扶贫基金投入扶贫战场以来,紧紧依托贫困片区资源布局产业,探索出一条“基金引导、市场运作、扶持产业、注重造血”的新路子。

“产业扶贫基金投资已覆盖全部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负责两只基金运营的国投创益董事长王维东说,截至3月中旬,基金总规模超过340亿元,累计投资额251.73亿元,直接或间接带动约50万人就业,为地方政府提供税收28亿元。

市场化运作,带动力强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相对于传统的金融扶贫、就业扶贫、兜底扶贫,产业基金扶贫模式在带动贫困户增收、增强贫困地区产业竞争力等方面,有其独特优势。

——市场运作,规范管理。产业扶贫基金由专业的基金公司管理,兼顾政策目标和市场原则,建立了一整套“募、投、管、退”各环节基金治理结构、风险控制体系和稽核监控系统,形成了包括投资目标、投资原则、产业模式、评价标准在内的综合管理体系,确保产业基金保值增值、有进有退。

在产业扶贫基金帮助下,贫困地区一批作坊式、家族式企业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贵州飞龙雨集团董事长陇宗烨说,他们一直是按家族企业方式运营,日常管理比较随意,账目也不规范。“扶贫基金入股后,不影响家族对企业的控股,但推动企业完成了现代化管理改造,使企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依托资源,投入龙头。甘肃中天羊业是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2018年,产业扶贫基金投入6000万元入股中天羊业下属公司民勤中天,帮助其在甘肃多个贫困县建设养殖和购销基地。

中天羊业董事长陈耀祥介绍,通过固定分红、养殖收益、代工奖励等方式,公司帮助贫困农户获得稳定收入。截至2019年底,民勤中天累计培训肉羊养殖农民近11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约1.7万人。

“我们主要从国家产业政策、扶贫综合效果、市场风险评估等方面综合考虑,选择合适的产业项目。”国投创益投资总监冯越说,产业扶贫基金所投企业多是依托当地资源发展起来的龙头企业,这样的项目就业人数多、辐射能力强、脱贫效果好。

——服务脱贫,放大效益。产业扶贫基金充分发挥基金杠杆作用,通过直接投资、在重点省设立子基金等方式撬动社会资本投入。基金每投资1元,平均可带动约10元的社会资本跟进,截至目前,已引导撬动社会资本2300亿元投入扶贫产业。

“农业项目扶贫效果好,但很难融资。”云南双柏县天蓬养殖公司负责人张小新说,没有抵押担保很难从银行贷款,加之农业项目收益不稳定,风险高,即便获得贷款也多是1年期。“多亏产业扶贫基金投入2000万元,约定投入期为5年,支持企业完成了养殖基地扩建。”

有助于破解产业扶贫最大瓶颈

一些受访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国内基金运营分为三类。一是纯市场化基金,注重投资回报。二是公益、慈善类基金,注重社会效益。三是产业扶贫基金,介于两者之间,既要注重社会效益,投资项目有扶贫效应,符合国家产业方向;也要保证资金安全,确保资金合理收益。

产业扶贫基金通过分析贫困地区资源禀赋,全面论证,筛选出现代农业、高端加工制造、矿产资源开发、医药健康等重点支持产业,打造了现代农业、资源开发、清洁能源、资本运作、产业金融、医疗健康、产销对接等七大产业扶贫平台。

“贫困地区往往很难将产业做大做强,必须借助外力支持与引导。”青海省格尔木市农牧和扶贫局副局长赵军说,贫困地区迫切希望有大型企业,能够产生区域性带动效应,形成完整产业链,提高产业附加值,真正形成造血能力。“产业扶贫基金支持的,恰好是地方希望发展但无力培育的产业模式。”

“产业扶贫最大的瓶颈是内生动力不足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说,在当前脱贫攻坚中,财政投入主要精力在于兜底保障,培育产业也很少考虑投入回报,市场活力不足;纯市场化资金投入,则容易过于追求投资者回报,扶贫效果有限。

业内专家表示,产业扶贫应逐渐改变传统的单向无偿支援方式,更多转向产业扶贫基金等市场化方式。贫困地区干部群众建议,进一步扩充基金募集资金池,优化基金投资绩效评价考核机制,并在全面脱贫之后,推动产业扶贫基金向乡村振兴基金、小康建设基金转化。(记者 李劲峰 王大千 王博 宋玉萌 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8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