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学生活网站首页大学生活

武汉视防中心针对疫情期间武汉地区学龄青少年用眼情况进行了一次流行病学调查

  • 大学生活
  • 2020-06-17 09:32:41
  •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有33.2%的家长反馈孩子的视力有所下降。”最近,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制(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武汉视防中心)针对疫情期间武汉地区学龄青少年用眼情况进行了一次流行病学调查。

多年来,武汉的近视防控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对于这一调查结果,该中心主任杨莉华并不意外:“身处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受制于户外活动时间的减少和网课等因素,学生视力受影响不可避免。”

不止在武汉,随着各地陆续复课复学,多地学校反映,“小眼镜”增多了。

疫情给防近带来新挑战

复课后,甘肃某中学初二年级老师史万浩在班上做了个小调查,结果令他惊讶:全班29名学生,有7个孩子戴上了眼镜,有8个孩子的视力明显下降。

“疫情期间,孩子的户外运动时间少,加之近距离长时间注视电子屏幕,这是近视加重的主要原因。”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李卓分析。

“我小时候,身边的人几乎没有近视的。”从事眼科临床工作20多年的李卓回忆,那时候,学龄前的孩子是不会戴眼镜的,上了小学戴眼镜的也罕见。“现在,迎面走来5个中学生,有4个都是戴眼镜的,一点儿也不稀奇。”

李卓的说法并不夸张。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人在6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近视率分别为14.5%、36.0%、71.6%、81.0%,24个省份近视率超过50%。

同时,农村孩子近视率远低于城市孩子的传统印象也在被打破。众多专家注意到,农村孩子大多数是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父母的直接管教,他们更容易痴迷于电子产品,在日常生活中,也缺乏良好的用眼环境和行为习惯。

“根据我们的调查,现在农村一些优质学校的学生,近视率是高于城市学生的,而且现在农村孩子近视率的增幅也明显高于城市孩子。”杨莉华说。

而近视带来的影响,绝非配一副眼镜那么简单。“近视是不可逆的,近视大于600度很多时候会伴有视功能的异常,或是眼底病变,我们称为病理性近视,如视网膜脱离,脉络膜新生血管等,甚至有致盲的风险。”李卓介绍,高度近视已成为我国失明与视力损害的主要原因,危害性仅次于白内障,且发病率可能继续升高。

近视也会给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据2016年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估计,2012年,包括近视在内的各类视力缺陷造成6800多亿元的社会经济成本损失,占当年GDP的1.3%。

更关键的是,近视可能还会对国家安全造成一定的伤害。“飞行技术、侦察、航海技术等专业在招考时,是不允许近视学生报考的,如今近视的发病率这么高,国防、飞行等很多专业将来可能很难招满了。”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所长马军告诉记者,近年来,国家一直在放宽征兵的视力标准,但仍然面临着招不够人的困境。

近年来,随着科普力度的加大,爱眼护眼已成社会共识。根据武汉视防中心的调查,疫情期间,孩子居家用眼环境和用眼行为达标的分别占80%和62%,家长的防近意识及对孩子视力的关注度明显提升。

“居家学习的这段时间,我会特别要求孩子注意读写姿势和用眼卫生习惯,时刻监督,毕竟近视带来的危害还是挺大的。”北京市海淀区一名四年级学生家长告诉记者。

但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的视力健康素养还没有完全跟上,对近视防控的认知还存在诸多误区。

“低度近视戴眼镜会不会加剧近视?”“散瞳验光对孩子的眼睛会不会有伤害?”“防蓝光眼镜对孩子预防近视究竟有没有效果?”北京儿童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余继峰告诉记者,在他接诊的过程中,这些问题总是被反复问起。

抓住近视新发预防重点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6月5日,武汉视防中心恢复向公众开放。短短几天内,就接待了千余名学生。这些学生中,有一部分是视力健康的孩子。

“打个比方,就像小孩掉到水里才去救,不如我们一开始就防止他掉进去。”杨莉华介绍,正常视力的孩子是干预的重点,近视是不可逆的,要尽早发现近视苗头,提前用科学手段防控,从被动防治升级为主动健康管理。

当下,针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防”大于“治”的观念也在渐渐成为社会共识。对抗近视的主战场也正在从事后的“治”向前移到近视发生之前的“教”和“防”上来。

小学阶段是青少年近视年龄阶段增长最快的时期。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小学一年级近视率为15.7%、六年级为59.1%,整个小学阶段增加了43.4个百分点。

为此,专家认为,对于近视新发预防重点在幼儿园和小学年龄阶段。要在孩子还没有开始大量学习用眼时,早监测、早预警、早干预,让孩子安全、平稳地度过近视高发期。

“应及早为小朋友建立视力档案,定期检查视力视功能,直至成年。”马军建议,要帮助孩子从小树立“自己是健康第一责任人”的意识,培养正确的用眼行为习惯,养成自主健康生活方式,为他们提供较好的视觉健康环境,从源头上控制近视的发生与发展。

“除了注意用眼习惯、改善照明等,饮食对保护眼睛也很重要,要多注意补充叶黄素丰富的食物。”李卓补充。

阅读写字姿势与近视发生发展有很大关联,数据表明,近视人群95%以上存在握笔姿势不正确的问题。针对这一问题,每年的9月,武汉全市一年级小学生都会收到一份公益礼物——由武汉视防中心发放的握笔器和《告家长书》,帮助孩子从小培养科学用眼习惯。

在近视预防上,李卓提到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即“让孩子多出去玩,‘目浴阳光’”。李卓介绍,环境对儿童青少年近视具有决定作用,在充足的自然光线下瞳孔会变小,可以使成像更加清晰,每天应保证两小时户外活动。

但这一简单的做法,如今在不少人看来也是一种奢侈。作为一名“80后”教师,史万浩回忆,他小时候常常在外面疯跑,课间也是和小伙伴户外嬉闹做游戏。“如今,出于安全问题、课业负担等考虑,孩子们的课外活动时间也少了。”

作为在信息时代成长的一辈人,青少年电子屏幕使用年龄的提前、使用时间的延长等都与近视低龄化的趋势密切相关。当前,青少年在学习过程中,同各类电子产品的接触越来越紧密,安徽淮安某责任督学也告诉记者,如今放学后,孩子们聚在一起,围着电子屏幕玩游戏成了一种日常。

《儿童青少年新冠疫情期间近视预防指引(更新版)》提出,儿童青少年在线学习,尽可能选择大屏幕、屏幕分辨率高、清晰度适合的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时,调节亮度至眼睛感觉舒适,不要过亮或过暗。

教育部将中小学课内外负担加重与手机、电脑等带电子屏幕产品的普及列为我国近视高发的两大主因。早在2007年,教育部就制定了《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护学生视力提出了工作措施,包括保证睡眠、建立视力定期检测制度、坚持每天一小时体育锻炼制度等。十几年过去了,效果并不显著。

多位专家指出,从更深层的原因来看,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不仅仅是医学问题、教育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从早期教育预防,到用眼过程中的干预,再到近视形成后矫正的体系,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是一场持久战和攻坚战,需要全社会都行动起来,综合施策。”杨莉华说。

凝聚前所未有的合力防近

可喜的是,针对儿童青少年近视,群防群控的这股“绳”正在越拧越紧。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明确提出,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需要政府、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家庭、学生等各方面共同努力,一场国家级的视力保卫战拉开了帷幕。

提高素质教育的“远视率”,让减负落到实处,是防控青少年近视的治本之策。为此,一系列相应举措紧锣密鼓出台并落实。

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了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三十条”,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改革高中育人方式,推动学校科学规范指导学生使用信息技术产品,并要求强化体育锻炼,引导学生每天放学后进行1至2小时户外活动。

同时,各地学生近视防控工作的领导和协同体系正在建立。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已与各省(区、市)签订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责任书,各省出台了省级实施方案,建立了分工明确的制度体系和运行机制,并将儿童青少年近视率纳入各地政绩考核。

《全国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评议考核办法》进一步明确,把近视率、教室照明卫生标准化建设等作为认定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和优质均衡县重要内容,将视力作为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与监测重点项目。

“前所未有地凝聚了部门合力”“前所未有地压实了主体责任”“前所未有地摸清了近视底数”“前所未有地构建了联动格局”,2019年9月,《实施方案》印发一年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用“四个前所未有”来总结取得的成效。

从眼科人才培养及科研的角度来看,根据教育部的数据,69所高职院校设置眼视光技术专业点,招生4800余人。设立40余项青少年视力健康研究课题,加强眼视光学和视觉科学、眼科学等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认定首批省部共建眼视光行业产业协同创新中心。

“现有的医疗机构和眼科医生,其实是远远不能满足我国青少年和全民视觉健康的需求的。”针对防近人员匮乏问题,马军建议,可以快速培养一支由校长、家长、学生及保健老师组成的健康管理的“视防大军”,经过科学培训以后,对学生进行早期教育预防及用眼过程中的干预,形成群防群控、联防联控的大健康体系。

青少年近视防控,家长是重要的一环。李卓提醒,常态化疫情防控期间,家长们要以身作则,尽力不要用手机等电子产品,多带孩子参加户外运动,密切关注孩子的用眼行为和用眼环境变化。她建议,可通过视力健康宣教、沙龙活动、家长信、宣传册等方式,让家长们共同监督、指导孩子的视觉行为。

当下,线上学习已成为一种趋势。对此,马军认为,相关部门应加快出台学生线上学习近视防控标准,对电子产品的选择、线上教学时长、线上教学期间采光与照明要求、家庭课桌椅的摆放等作出规范,真正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指导学生规范健康用眼,预防近视。

为跟踪了解儿童青少年的屈光变化,更好地预防近视,杨莉华建议,应按公共卫生群体健康档案管理标准,全面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将危险因素监测、调查和日常管理实施情况与监测数据相结合,进行综合性动态分析,及时向学生家长、学校和相关部门反馈。

另外,不少专家还建议,可以创新建立政府采购青少年近视防控服务的工作机制。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毕宏生就提出,可以设计青少年近视防控公益服务项目包,面向全社会的眼科技术机构公开采购。遴选的眼科技术机构负责对所在网格区域的中小学校学生开展眼健康检查、配合建立视觉健康档案、视力健康早期干预和眼病及时治疗等工作。

《中国教育报》2020年06月17日第4版 版名:新闻·深度

作者:本报记者 于珍 李小伟

Top